北京熱力客服電話:96069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關注:
> 媒體關注
媒體關注
《北京日報》:“58微克”是怎麽實現的

發布時間:2018-03-02 10:27    瀏覽量:704

     本報記者 駱倩雯

    “初戰告捷”,在最近一篇報道中,英國路透社這樣形容自2017年底入冬以來的北京天氣。當年,北京市PM2.5的平均濃度比上年下降了20.5%,達到了每立方米58微克,這一數據比2013年下降了35.6%,完成了“大氣十條”提出的階段性目標。

    過去的幾年,是本市大氣汙染防治力度最大、措施最豐富、戰線最廣泛、成效最顯著的時期。然而,每立方米58微克究竟是如何實現的,依舊讓很多人好奇。

    從工程減排到管理減排

    守著煤山不燒煤。京煤集團大安山煤礦地的鍋爐房,去年取暖實現了煤改電、煤改氣。

    煤礦地處房山區大安山鄉元港村,離西六環還有約60公裏的盤山路,海拔近千米,上下山一趟得花4小時。礦區的兩處820和920燃煤鍋爐房,十幾年來一直為企業和居民供熱。2017年,根據北京市清煤降氮要求,該鍋爐房的7台燃煤鍋爐要改造為燃氣清潔鍋爐。

    北京熱力集團漢京曉博士的團隊在反複勘察實地情況後發現,礦區地處高山,又常缺電少氣,用簡單的方案進行清潔能源替代根本行不通。2017年3月到8月,整個團隊為了拿出一份改造方案,反複上山勘察,方案定一次修改一次,大大小小的會開了二三十次。

    最終,基於多能互補的思路,團隊拿出了一套綜合方案:充分利用空氣源熱泵、LNG氣站與移動燃氣鍋爐、電鍋爐與蓄熱水箱、太陽能和儲能裝置等多種清潔能源供熱手段,用電用氣相結合,分階段分批次投入不同的供熱設備。

    工期緊、任務重,高海拔的大安山,11月1日就要開始供暖。而10月31日22點,眼看著第二天就要供暖了,空氣源熱泵的電力線纜才剛剛運抵現場,工作人員加班加點,連夜施工,11月1日淩晨4點順利完工。清晨6點多,天剛蒙蒙亮時,供熱係統開始循環,暖氣片上一股熱流緩緩湧來。

    與煤炭打了60多年交道的大安山煤礦礦區居民,這次徹底告別了燃煤取暖。

    壓減燃煤,是北京大氣治理中的重要舉措。燒煤產生的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汙染物,都是生成PM2.5的前體物。五年來,通過煤改電、煤改氣、清煤降氮等一係列措施,北京市的燃煤總量從2300萬噸下降至600萬噸以內。也就是說,5年減了1700萬噸燃煤,壓減的燃煤如果以1米的厚度堆放,足足可以堆滿3175個足球場;如果用載重30噸的卡車運送,需要56.7萬輛車,頭尾相連可以繞六環路40圈,可以從北京排到雲南騰衝一個來回。

    2017年底,城六區和南部平原地區實現基本無煤化,集中供熱清潔能源取暖比例達97%以上,居民取暖和生活“煤改電”、“煤改氣”大規模推進,小型燃煤鍋爐基本淘汰完畢。

    “煤改電”背後則是電網增容、導線鋪設等大量工作。據統計,本市在過去5年的“煤改電”中,導線鋪設就達7.98萬公裏,架了33.41萬根電線杆,忙碌時節全市有4萬人同時施工。

    經初步評估,壓減燃煤措施對北京PM2.5下降貢獻率超過40%。

    與壓減燃煤同步的,還有控車減油、治理揚塵、調整產業等一批工程性措施持續推進,不斷加碼。五年來,全市共淘汰3.9萬蒸噸燃煤鍋爐,實施3.4萬蒸噸燃氣鍋爐低氮改造,報廢轉出老舊機動車216.7萬輛,部分任務完成總量大約是過去十年來的總和。

    但工程減排空間有限,必須向管理減排要持續效果。

    2017年的新年,是從一場大霧霾開始的。這場霧霾盤踞京城9天,長達212個小時。

    “大氣治理還得加碼,管理手段還得創新。”北京市環保局的會議室裏,頭腦風暴再一次開啟,副局級幹部周揚勝,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延慶重型大貨車特別多,一天就有7800多輛,而其中大約有6000輛是運煤的,這些車繞著北京六環走,最終抵達天津港。可以說,這些車都是過境車輛,但給北京帶來的汙染可不小。有沒有可能改成鐵路運輸,徹底消除這部分汙染?”

    周揚勝突破“就車論車”的創新想法,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認可。一周之內,一份《關於京西北過境運煤大貨車排放汙染及控製對策調研報告》就交到了環保部。

    2017年1月9日京津冀協調小組第八次會議上,“天津港不再接受公路運輸煤炭,改成鐵路運輸”的措施寫進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汙染防治工作方案,會後很快聯合印發。措施推進神速,4月30日,天津港公路運輸煤炭成為了曆史。

    當年10月,延慶環保局傳來喜報,每天過境的重型大貨車減少了3000多輛,相比原來少了一半以上。根據核算,這一措施每年能為北京減排氮氧化物3000噸,與一年淘汰40多萬輛老舊機動車的環境效益相當。

    大氣治理需要管理的創新,需要精治、共治、法治。京津冀的區域聯動,得以充分發揮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機製的作用,統一預警標準、共同提前啟動應急措施,重汙染日汙染物排放能減少兩成以上;實施史上最嚴《北京市大氣汙染防治條例》,發布排放標準,倒逼企業減排;市級環保督察組一年內完成了對全市16個區的督察全覆蓋,累計受理群眾信訪舉報1.2萬餘件,督察督辦了一批環境典型案件。

    從產業轉型到城市轉型

    大氣汙染,表現在天上,根子在地上。環境問題歸根結底是發展方式、經濟結構和消費模式問題。改善空氣質量,不能隻走末端汙染治理的老路,必須注重從源頭入手。

    綠草如茵,曲徑通幽,一步一景,走進位於大興區西紅門鎮的大興區生態文明教育公園,很難想象,它的前身竟是一個聚集了大量“散亂汙”企業的工業大院。

    現在,這片占地800多畝的工業大院,裏麵的“散亂汙”企業已被清理幹淨。

    “建設綠色家園是人類的共同夢想。”負責園區建設的新媒體產業基地工程部經理劉鋼,還記得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來這裏植樹時曾說過的這句話。劉鋼說,良好的發展離不開生態文明建設,這座生態文明教育公園因此應運而生。

    如今,生態文明教育公園裏處處體現著生態循環:

    雕刻著“變遷”的混凝土雕塑,原料來自廢舊的混凝土大梁,它的原址為混凝土攪拌,這座雕塑見證了城市產業更替迭代的發展,也銘刻了城市進化蛻變的重要步伐和大興區騰退汙染企業還綠的建設史;

    以鋼木結構為主體的永續廊,使用拆遷廢料作為牆體的填充骨料,也是生態材料及廢舊材料循環利用的展示區域;

    利用原廠區窪地打造的旱溪,采用卵石和植物營造出自然生態的“溪流”,下雨時還能作為雨水滯留滲透的主要場所,同時呈現出人工濕地的生態係統場景……

    “公園隻是一個休閑去處,保留這些‘散亂汙’企業的曆史痕跡,是想告訴大家,城市在陣痛中發展,這個過程中必然要清退一些已經不適應城市發展的內容,但可以循環利用的,並沒有放棄,也體現了一個生態的教育理念。”劉鋼說。

    瘦身健體。2015年,本市出台針對製造業、批發和零售業的《北京市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製目錄》;2017年,製定並更新升級《北京市工業汙染行業生產工藝調整退出及設備淘汰目錄》。這幾年,全市關停6家水泥廠,調整退出印刷、鑄造、家具等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和汙染企業1992家,完成1.1萬家上賬“散亂汙”企業分類清理整治。

    產業在轉型,從業者也不例外。在北京打拚了20多年的虞承波,可以算是萬千企業轉型的一個縮影。

    虞承波17歲就從老家安徽來到了北京,主做廣告牌匾製作,規模越做越大。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時明確的北京城市定位,讓虞承波萌發了轉行的念頭。

    “但我當時還是迷茫的,並不知道具體做什麽,直到2015年去了美國。”拉斯維加斯的會展業啟發了虞承波,“會展帶動旅遊、消費,從而帶動經濟,整個過程沒有生產製造,不會產生汙染。”

    一回國,虞承波毅然關停工廠,轉型文化創意產業。如今,他的文化產業已經實現了成功轉型,主要做的就是創意設計和企業展覽。“我雖然隻是眾多小企業中的一員,但也要及時適應國家政策,跟上首都功能定位,這是大勢所趨。”虞承波很慶幸自己的選擇對了。

    產業的轉型隻是這座城市轉身的一個側麵。

    四年來,本市堅持首都城市戰略定位,不斷完善城市功能和空間布局,強化資源環保準入約束,分類推進區域和產業發展,優化能源結構、升級產業結構、調整交通結構。實踐也證明,治理大氣汙染要堅持標本兼治、長短期結合,歸根結底在於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的根本性轉變。

    2017年,新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實施,環境規劃參與“多規合一”,劃定生態保護紅線。一張藍圖幹到底,新總規的實施,為從根本上打贏藍天保衛戰,規劃了可持續之路。

    從全民吐槽到全民參與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在北京的霧霾天裏牽著你的手,卻看不見你。”前幾年,對於洶湧來襲的霧霾,網絡上充斥著不少這樣的段子。甚至在很多人都不知道PM2.5為何物時,它就已經嚴重影響了大家的日常生活。

    慢慢地,曬藍天、記錄霧霾成為了不少人的生活習慣。市民鄒毅就因為拍藍天而成為“網紅”。

    2013年1月來勢洶洶的霧霾,讓鄒毅產生了記錄北京空氣質量的想法。從1月27日開始,每天一張北京天空照片成為了鄒毅的“作業”。

    連續拍了64天,當鄒毅把這64張圖片拚在一起時,他自己也被震驚了,“有湛藍的天空,也有陰沉的霧霾,反差非常大,衝擊力太強了。”當他再把這張拚圖放到網絡上時,簡直炸開了鍋,“太不可思議了!”“怎麽藍天這麽少,霧霾這麽多!”……評論如潮水般湧來,“很有意思,我決定繼續拍下去”,這一拍就是五年。

    “我曾經也是吐槽大軍中的一員,那時候發現大家跟我一樣,對霧霾的認知度比較低,各種說法都有。”可一天天拍下來,鄒毅感覺光抱怨也對減少霧霾無助,一張真實的圖片卻可以勝過千言萬語。

    漸漸地,他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成為了大家關注空氣質量的一個平台。“2015年有一次嚴重霧霾過程,PM2.5爆表,我的圖片在微信朋友圈被1.3億人次閱讀並轉發,那一天真的是刷屏了。”空氣質量開始成為大家日益關心的話題。

    但就是從2015年開始,鄒毅發現,北京的藍天漸漸多了,微博上互動的網友們,沒有像前兩年那樣“一水兒”的隻有批評和抱怨,而是有了理性的建議,有了對未來空氣質量好轉的信心。“這是我的圖片帶給我的,我親身參與才有的特殊體驗。”

    “塵眼觀世”就是一位與鄒毅互動的網友,因為“臭味相投”,他倆從網友變成了好友。“最初他每次都是批評、抱怨,現在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經常在我的評論裏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已經非常理性且對未來充滿信心。”

    轉眼五年過去,如今拍藍天已經成為鄒毅的全職工作。下一個五年,他還要繼續用鏡頭記錄北京的空氣質量。“可能再過五年,霧霾治理將有一個中國樣板,過去認為不可能的事,竟然做到了。我想說,在這場戰役中,公眾的態度和參與不可忽視,而且意義重大。”

    鄒毅隻是北京2300萬常住人口中的一員。隨著“同呼吸、共責任、齊努力”的意識漸漸深入人心,依法有序參與環保活動,主動參與公眾監督,積極轉變生活方式,踐行綠色生活方式,成為不少北京市民的選擇。

    為了藍天,北京市民確實越來越拚了,春節少放或不放爆竹,也成為了更多人的選擇。前些年,春節期間一旦遇上大氣擴散條件不好,疊加煙花爆竹燃放的影響,PM2.5濃度直線飆升。2014年的除夕,因為大氣擴散條件不利加上煙花爆竹燃放影響,北京PM2.5的峰值濃度就高達860微克/立方米。

    霧霾重壓之下,全民環保意識迅速提升。2017年春節,東城區竹杆社區片兒警鞏樂就特別有感觸,“年年除夕、初五、十五都值班,2017年明顯感覺鞭炮聲少了。”在鞏樂管轄的社區,2017年一起因燃放煙花爆竹造成的傷情都沒發生,就連過去常有的小火情都沒出現。以往除夕夜劈裏啪啦的鞭炮聲此起彼伏,2017年就臨近零點敲鍾時才有幾家放炮的,一會兒就結束了。“鞭炮聲少了,年卻過得更踏實了。”鞏樂說。

    這一點從環衛工人清掃的爆竹皮數量中也能得到印證。2013年春節,全市環衛部門共清運爆竹皮5282.55噸;而到了2017年春節,數字迅速降到了791.26噸。

    北京市環保局監測數據顯示,2017年春節期間的空氣質量就比2016年同期好,主要表現就是高級別汙染天數較少,除初一由於煙花爆竹燃放導致汙染程度嚴重外,其餘6天均在輕度汙染級別以下,還有三個優良天,北京有了“春節藍”。

    從2013年到2017年,北京市全年的優良藍天多了50天,PM2.5年均濃度從89.5微克/立方米下降到58微克/立方米,降幅達到35.6%。與2013年相比,主要汙染物年均濃度均顯著下降,除PM2.5以外,二氧化氮下降17.9%、PM10下降22.2%、二氧化硫下降70.4%降幅最大,且2017年年均濃度首次降到個位數。

    人努力天幫忙,北京眾誌成城,以“超常規”的措施,取得了藍天保衛戰的“初戰告捷”。但大氣治理是一場持久戰,從產業結構的調整、發展方式的轉型,到生活生產觀念的升級,需要全市人民久久為功!

    新聞背景  

    超常規的“人努力”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空氣質量關乎千家萬戶的切身利益,是首都建設和發展麵臨的難點,是北京市重大民生、社會問題。

    2013年以來,北京舉全市之力防治大氣汙染,取得積極進展。到2017年底,北京市PM2.5平均濃度達到58微克/立方米,完成既定目標。

    五年來,PM2.5、PM10、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等主要汙染物濃度均明顯下降,優良天數增加了50天,重汙染天數減少了35天,且重汙染發生率明顯降低。

    五年來,始終堅持能源清潔化戰略,全市相繼建成四大燃氣熱電中心,累計完成3.9萬蒸噸燃煤鍋爐清潔能源改造或拆除,基本淘汰全市10蒸噸及以下燃煤鍋爐。截至2017年,全市優質能源比重提高到90%以上。

    五年來,本市堅持“先公交、嚴標準、促淘汰”的技術路線,從“車、油、路”等方麵,推動全市機動車車型和運輸結構向更加節能化、清潔化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公共交通,截至2017年,中心城區綠色出行比例提高到72.1%。全市共淘汰高排放老舊機動車216.7萬輛,累計為約5萬餘輛使用兩年以上出租車更換三元催化器;大力推廣新能源車,全市新能源和清潔能源車規模累計達到20萬輛。

    五年來,全市關停6家水泥廠,調整退出印刷、鑄造、家具等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和汙染企業1992家,完成1.1萬家上賬“散亂汙”企業分類清理整治;在全國率先實施3.4萬蒸噸燃氣鍋爐低氮改造。

    五年來,全市精準執法,營造高壓執法態勢,固定源立案處罰1.62萬起,處罰金額5.9億元;其中,查處大氣類環境違法行為8519起,處罰金額2.1億元;移動源方麵,五年共查處超標車9.98萬輛次,處罰金額3178萬元。

版權所有:北京市熱力集團有限責任  Copyright © 2018     京ICP備05018032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400054      隱私安全     法律公告